<var id="l1td5"></var>
<cite id="l1td5"></cite>
<cite id="l1td5"></cite>
<cite id="l1td5"></cite>
<var id="l1td5"><strike id="l1td5"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l1td5"><video id="l1td5"></video></menuitem>
<cite id="l1td5"></cite>
<cite id="l1td5"><video id="l1td5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l1td5"><video id="l1td5"><menuitem id="l1td5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l1td5"></var>
<cite id="l1td5"></cite>
<cite id="l1td5"></cite>
<var id="l1td5"><strike id="l1td5"><thead id="l1td5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<menuitem id="l1td5"><strike id="l1td5"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l1td5"></var><cite id="l1td5"><video id="l1td5"><thead id="l1td5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l1td5"><strike id="l1td5"></strike></menuitem><var id="l1td5"><strike id="l1td5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l1td5"><video id="l1td5"><thead id="l1td5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l1td5"></var>
<var id="l1td5"><strike id="l1td5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l1td5"><video id="l1td5"><menuitem id="l1td5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l1td5"><video id="l1td5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l1td5"></cite>
<menuitem id="l1td5"><strike id="l1td5"><thead id="l1td5"></thead></strike></menuitem>
<cite id="l1td5"></cite>

頭條 熱門 重磅原創 PPP 地方 教育 圖片新聞 政府采購 權威公告

首頁 > 財經 > 綜合  > 文章詳情頁

阿卡索:要把在線教育的師資和內容發展底座打造好

如果要盤點2020年的十大關鍵詞,“在線教育”一定能夠入選。疫情初期,基于安全需要,全國各大中小學被迫停課,教育部發出了“停課不停教、停課不停學”

 如果要盤點2020年的十大關鍵詞,“在線教育”一定能夠入選。疫情初期,基于安全需要,全國各大中小學被迫停課,教育部發出了“停課不停教、停課不停學”的倡議,讓在線教育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流量大潮。

毋庸置疑,2020年是在線教育獲得發展風口的一年,下沉市場對在線教育的認知度和認可度都得到了明顯提升。從各大第三方機構的數據調查報告來看,在線教育行業的市場規模、用戶人數和融資體量等都得到了很大幅度的提升。

資本如浪潮般融入 但行業燒錢不斷、持續盈利難

2020年在線教育的融資總額激增,機構獲得巨大額融資明顯,例如猿輔導分別在3月獲得了10億美元融資和10月份完成22億的G+輪融資;4月,掌門一對一獲新一輪超4億美元融資;11月,以阿卡索為代表的在線教育機構,都宣布獲得了億元級以上的融資。根據《商業數據派》的統計數據顯示,從2020年1月~11月末,在線教育機構公開獲得的融資有89筆、融資總額為388億元。同比2019年136筆融資、融資總額108.75億相比,行業的融資次數減少,但融資總額總體上升。

疫情給在線教育的發展按下了加速鍵,隨著資本源源不斷的融入,讓這個行業熱鬧不已,也給行業的發展增添了幾分底氣。然而,行業在高速發展的背后,凸顯出的問題也不少,其中最不可忽視的一個問題,就是在線教育競爭激烈,絕大部分機構仍然處于虧損狀態。

根據第三季財報顯示,跟誰學第三度凈虧損為9.33億元,而其2019年同期盈利了190萬元;新東方財年虧損為7.58億元;網易有道凈虧損達到了8.8億元。從各大在線教育機構的財報虧損情況來看,也坐實了在線教育行業的三高特征—高估值、高營銷費用、高虧損。在線教育來錢容易,但燒錢更容易,高成本的獲客,讓在線教育行業實現持續盈利的機構寥寥無幾。

“在線教育企業的成本壓力最主要還是獲客成本”,這是行業的共識。對于在線教育企業而言,營銷費用就是企業的續命費用,拉新必然要燒錢,如果沒有新的用戶進入并實現有效轉化,那么企業發展將難以為繼。通過加大對營銷費用的投入,去爭奪和搶占市場份額,是在線教育機構普遍的營銷手段。

在今年暑假,在線教育百億營銷大戰激烈,除了促銷時間提前、在熱門綜藝節目中見縫插針推廣品牌、電影院線貼片廣告之外,很多機構的試課價格也在不斷下調。機構推出0~9.9元不等的促銷體驗課程,只要有新用戶報名,就可以獲得各種禮品包,禮包價格比課程價格還高。根據第三方的統計,在7、8月暑假期間,十幾家在線教育頭部機構在市場的投放量,或許超過100億元。

有知情人士透露,一些機構的獲客成本已經達到了3000元。在昂貴的獲客成本背后,在線教育機構是不是真的能夠留住用戶,還得打個問號。

別丟失教育的初心 打好在線教育師資和內容的底座是關鍵

在線教育行業持續瘋狂燒錢,燒不出一個美好的未來,企業的市場占有率也不是靠燒錢就可以的。在線教育行業處在發展的風口,獲得資本浪潮般的涌入,但如果一直處在虧損的狀態,資本的浪潮也會悄然退去。

教育是一個慢行業,就像新東方俞敏洪所言,“教育的本質是教學質量和教學產品,關注的是人,光靠營銷和投入,光靠講故事是不會成功。”在線教育企業要盈利和長久發展,需要拼拉新,也更應該在留存率上下功夫。如何實現高的留存量,說到底,還是要有高的教學質量,專業師資和優質課程內容缺一不可。

專業優秀的老師,可以通過他們豐富的教學經驗,指導學生更高效地學習;而優質的內容,是吸引學生學習的重要因素。當在線教育機構能夠將師資兩大底座都搭建好的時候,才會在發展中不跑偏,為學生提供更高質的服務。

為什么家長會選擇在線教育?最大的一個原因,就是在線教育的便宜和方便??偟脕碚f,線上教育的課程價格遠低于線下培訓,這是在線教育行業的一大優勢。不過,僅僅靠便宜是不夠的,為孩子教育付費的家長,更看重的是機構能否為孩子的學習帶來實質性的效果。而學習效果,主要是看老師的教學質量如何。為什么大家都追逐名師?就是因為名師的教學效果有目共睹。一個老師如果教得好,會形成良好的用戶口碑,基本是不缺生源的。

以在線教育最火熱的賽道—在線少兒英語教育為例,在行業外教魚龍混雜、外教資質不明朗、課程內容同質化嚴重的情況下,如果在線教育機構能夠為用戶提供專業的外教和多樣化的課程,肯定能夠吸引和留住更多的用戶。在外教資質和課程內容的打造上,阿卡索是行業里的佼佼者。率先完成外教資質認證,并為用戶提供外教資質查詢渠道,阿卡索一直不斷完善和優化,穩步前行。在2020年完成的C3和C4輪融資中,阿卡索也透露了資金的用途,那就是繼續擴大外教招聘規模,加大教研內容方面的投入,持續為中國孩子提供高質量的在線英語教育服務。

在線教育不僅僅是一門生意,它有互聯網的基因,但它的本質是教育。短期燒錢營銷,可以獲得一批用戶流量,卻不是長久發展之計。資本的逐利性推動行業急速向前發展,而教育的“慢”屬性,是導致兩者矛盾的根本,因此也造成了行業瘋狂“燒錢”的不健康發展亂象。教育講求的還是教學質量和教學效果,只有當教學服務和產品質量過關了,才能將“燒錢”引進來的新用戶留存下來,實現高的留存率。

在教育的道路上,初心不能丟。在線教育的未來,屬于那些專心提升教學質量和教學產品的在線教育機構。

【慎重聲明】 凡本站未注明來源為"中國財經新聞網"的所有作品,均轉載、編譯或摘編自其它媒體,轉載、編譯或摘編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來源,并自負法律責任。 中國財經新聞網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

【特別提醒】: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郵箱:tousu@prcfe.com

中國財經新聞網客戶端推薦下載

個股排行
排名 名稱 現價 漲跌幅
排名 名稱 現價 漲跌幅
章鱼直播